Victory

绝望妈妈的最后心愿

This petition made change with 3,560 supporters!


We pledge that 

  • The temporary visa of Mrs. Ren and Mr. Shi to be granted so they can visit Mr. Li (son of Mrs. Ren and nephew of Mr. Shi)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of Royal Melbourne Hospital;
  • And Mrs. Ren and Mr. Shi to be allowed enter to Australia despite the travel restrictions.

恳请移民公民以及多元文化事务部长;

  • 授予任夫人和石先生的临时签证,以便他们可以拜访皇家墨尔本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李先生 (任夫人的儿子,石先生的外甥)
  • 尽管旅行有限制,任夫人和施先生仍被允许进入澳大利亚

news article per below; 

https://sydney.jinriaozhou.com/content-102006363926053

记者 (杨文理)“家里已经一文不名,现在我只想见孩子最后一面,可澳洲却又出了旅行禁令……”电话那一端,任女士的声音疲惫中满是悲伤。

任女士的儿子小李一年前来到澳洲打工度假,他原本在昆士兰一家农场工作,近日迁到维州。眼看着一年签证期限即将结束,可以回国与母亲团聚之时,小李却在上月27日遭遇严重车祸,颅脑遭遇严重损伤

就在今天(周三),今日澳洲App记者从小李友人处得知,院方宣布小李已经脑死亡。“护士周一告诉我,他已经脑死亡了,只是生命维持系统暂时还没有撤下而已。”这名友人告诉记者

更令人揪心的是,小李的妈妈任女士虽然已经于上周紧急递交了签证申请,希望能看到孩子的最后一面,但由于澳洲临时出台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并引发航班大规模取消,她能不能来,何时能来,坐哪一班飞机来,都已经成了未知数……

2月5日下午,小李的母亲任女士接受了今日澳洲App记者的采访。她告诉记者,自己此刻面对很多困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签证我已经紧急递交了,但还是没有拿到。而且澳洲突然出来的这个旅行禁令让我很难过,不知道还能不能来澳洲。”

“我家里已经一文不名,现在我只想见孩子最后一面,可澳洲却又出了旅行禁令……”任女士说,“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李父亲早逝,任女士一人靠做缝纫独立将其拉扯大。母子俩住在青岛的一处出租屋里相依为命,耗尽积蓄只为支持小李赴澳打工度假。

 

 

 

 



Today: Simon is counting on you

Simon Lee needs your help with “The Minister for Immigration, Citizenship and Multicultural Affairs : 绝望妈妈的最后心愿”. Join Simon and 3,559 supporters today.